张丰:土豪、城乡结合部以及藏獒必输的命运

摘要: 来自青藏高原的藏獒,最终止步于城乡结合部。

10-11 06:02 首页 大家


| 张丰


你很难把藏獒和流浪狗联系在一起。有媒体拍了不少青藏高原上落魄藏獒的照片,它们攻击人类,与雪豹抢食,在远景镜头中,它们泯然众狗,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威猛之处。

其实在城市,流浪藏獒伤人事件也时有发生。最近几年,媒体经常报道一些被遗弃的藏獒在城市行走,它们比别的流浪狗更容易伤人。警方接到报警后,往往如临大敌,最终会把伤人的藏獒击毙。

大城市都出台了养狗的管理规定,像藏獒这样的猛犬,严禁在城市饲养。新闻报道中的藏獒伤人事件,大多发生在城乡结合部。事实上,内地的很多“獒园”,也大多开在这里。对都市中人来说,这里处于监管的中心地带,是冒险家的乐园。当然,把獒园设在城乡结合部,更多是经营考虑,这里方面那些来自城市的富豪前来观赏。

藏獒经济崩盘有其必然性。藏獒的价格被炒到天价,2011年5月福建泉州侨乡的藏獒邀请展上,一只纯种公藏獒标价达到3000万元以上。这可能是藏獒最后的荣耀了,当然,这只是“身价”,而不是成交价。藏獒经济的一个特点,就是通过展览来炒作价格,本身并没有一个健康的市场。几乎每个獒园,都会宣称自己有镇园之宝,纯种血统,被打扮得周周正正,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这一切都无法印证。

獒园从西藏或青海购买藏獒,在獒园配种,生下小狗后售卖。很大程度上,这只是对外宣传的一种形式,这次媒体报道青藏高原有流浪藏獒上万只,已经成为公害,说明“藏獒产业”的基地还是在高原上,那里本来就是适合养殖藏獒的地方。泡沫破灭,内地的獒园转身就可以开农家乐,而高原上的养殖场,就只有抛弃藏獒,任由它们流浪。

所谓“藏獒经济”,本来就建立在某种欺骗之上。比较有名的藏獒养殖者是体坛马家军的缔造者马俊仁,他的中华鳖精和生命核能被媒体揭穿后,也转行做了藏獒生意,发誓要培养出世界上的狗冠军。根据媒体报道,他自称是藏獒协会的主席,有一只叫“王子”的藏獒,低于4000万不卖。

在内地,藏獒就是这样被塑造成了一个神话。最典型的藏獒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小孩,家里养了藏獒,后来父亲把它送人了,多年后少年已经长成大小伙,在陌生的地方,藏獒仍然认出了少主。这是在说藏獒的“忠”。当然,还有“勇”。我看过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开封的一家獒园主人带着藏獒去动物园,距离虎舍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藏獒发出低吼,一般的狗在这个时候已经大小便失禁了。

这样的故事,赋予藏獒一种精神。“忠”和“勇”的结合简直完美,这两项素质,其实是中国人普遍缺乏的。尤其是勇敢和战斗力方面,藏獒的威猛被夸大、被争论(世界上哪种狗最能打,网上一直争论不休)。为了制造出更威猛的藏獒,有些獒园甚至让藏獒和体型更大的高加索犬杂交。

内地人对藏獒的崇拜相当值得玩味。在现代化的今天,一只更威猛更忠诚的狗,到底有什么意义?有时候,对藏獒的喜爱甚至与某种民族自豪感结合在一起,或许,我们的现代史教育也发挥了作用,一百多年被人欺负,但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犬种,总算给人以安慰。

现代社会,狮子、老虎这样的野兽已经丧失自由,被人类囚禁在各种动物园中。藏獒为人提供了一种野兽的假象。“它只忠诚于一个主人”,这样的传说,把野性和奴性完美地融为一体,其核心还是为了满足膨胀的人类虚荣心。藏獒作为“人的延伸”,可以让主人感到更强大、更有力。

马俊仁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外国人宠物养得很好,但我就是不服气,我要培养出世界上最好的狗。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把藏獒和宠物狗混为一谈。恐怕没有几个藏獒的主人,会赞成称马俊仁的说法。在他们心中,藏獒和普通宠物狗有本质上的不同,它是有灵性的,有精神的,甚至拥有了主体性。

藏獒作为一种审美,是典型的土豪趣味:城乡结合部,百万身价,好勇斗狠。养藏獒,既不是农业生活方式,也不属于都市生活,而是出于中间的的某个阶段。“獒园”作为一个空间和场所,不同于农村的狗舍,也不同于城市的动物园,更不同于公寓中白领为爱犬网购的狗窝。獒园不仅是养殖场,还是展览中心,有时甚至是斗兽场,处于违法的边缘。


▲养殖场藏獒成灾


那些养藏獒的人,大多数都是地市级的暴发户。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转型,社会提倡一种更规范、更合法的经营,时代最终会要求土豪文明起来,再养藏獒就显得不合时宜了。2005年前后,是藏獒崇拜的顶点,到了2013年,移动互联网催生的新经济成为潮流,炫耀养藏獒,就显得特别土气了

更重要的是房地产业的影响。随着城市化的深入,很多城市的城乡结合部都被拆迁得差不多了。那些城市中流浪被击毙的藏獒,其主人也许同时“丧失了”家园。城市变得更现代,更透明(摄像头大量增多),同时也挤压了藏獒在城乡结合部展览、游荡的可能性。

当然,对藏獒来说,最本质的还是身份问题:藏獒是否可以成为城市居民饲养的宠物?随着城市的扩张,它必须成为宠物,必须进入大量钢筋水泥构建的楼盘,这样它才能生存。

即便政策允许饲养,藏獒必须降低自己的身价,要和房价相适应。即使在北京,一套上千万的房子,藏獒价格超过百万的话,仍然会让业主肉痛。中国大城市的居住形式,决定了藏獒很难在都市立足。藏獒需要大范围的活动,而小区的花园,被业主视为共同财产,不会允许藏獒的漫步。

城市对藏獒的拒绝,不仅是经济上的,也是文化上的:白领不但没有经济条件来购买藏獒,也不会接受它的威猛和野性。“萌宠”,要得到白领的喜爱,狗必须是“萌”而不是“猛”。城市居民最喜欢的狗大概是泰迪,个子娇小,可以讨好任何人,甚至具有了社交功能。


藏獒体格巨大


这是意味深长的变化,城市文化主导的社会,对那种城乡结合部含混、冒险的文化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在城市,我们需要更文明、更安全、更温顺,我们需要泰迪,而不是藏獒。藏獒光环丧失殆尽,据说曾经叫价百万的藏獒,最低只卖1000多元,论斤,卖肉,最后流向了餐桌

来自青藏高原的藏獒,最终止步于城乡结合部。它无法再往前一步,抵达都市、抵达“现代”。大步奔向现代的内地人和藏獒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那些在高原上流浪的藏獒,倒是找到了自己合适的归宿,自生自灭,几十年后也许会恢复原有的生态平衡。獒还是獒,犬还是犬,人还是人。

题图为流浪藏獒与雪豹抢食


【作者简介】 

张丰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读书人,媒体人,现居成都

【精华推荐】

摇摇晃晃的人间和巴巴地活着的余秀华

80年代的人情之美,是中国人最不该丢掉的东西

像天真的孩童一样向传统经典发问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首页 - 大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