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精选】纯真善良的乡野村姑“二丫头”

摘要: 好一个乡下野丫头,粗鲁之中又有温柔体贴,纯真自然的天性表露无遗,让人回味悠长。

10-03 09:55 首页 红楼梦学刊


作者  了一

《红楼梦》是一部描写人情世故的小说,写尽了人世间的爱恨情仇。其中,有刻骨铭心的爱,有至死不渝的情,有撕心裂肺的痛,也有凄楚孤苦的哀,千姿百态,不一而足。难能可贵的是,书中用不经意的笔墨,还写出一些懵懂的爱恋,譬如贾宝玉与二丫头的一面之缘。

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主要内容是秦可卿出殡、王熙凤弄权致死人命、秦钟强奸智能儿,整个色调一片灰暗。就在这灰暗之中,我们又看到了一抹亮色,这便是二丫头。在秦可卿出殡的途中,王熙凤携带宝玉秦钟等在农庄歇息。村姑乡妇惊讶于贾宝玉秦钟华裘美服,俊秀人品,纷纷围观。宝玉对锹、镢、锄、梨等农用之物,感到好奇,小厮一一告诉了名色,说明原委。此时,宝玉有一句感叹:“怪道古人诗上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正为此也。”大户人家的贵公子,能有如此之叹,难得难得。

接着,宝玉对一辆纺车产生兴趣,要拧转作耍,自为有趣。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车,陪笑说道:“我因为没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笑道:“你们哪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那丫头纺起线来,宝玉正要说话,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宝玉怅然无趣,,开始留意二丫头。上车离开时,方见二丫头抱着她的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子说笑而来。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料众人不依,只得以目相送,展眼无踪。

二丫头是一个灵巧淳朴的村姑形象。书中对她着墨不多,寥寥几笔,却写得生动形象。脂砚斋在此处批道:“如闻其声,如见其形。”那么,二丫头身上最为突出的品质是什么呢?我以为,就是一个“真”字,即天真,即天然纯真,不着雕饰,不受礼俗的拘束。

《庄子渔父》中说:“礼者,世俗之所为也;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贵天真,不拘于俗。”意思是说,礼仪是世俗人的行为,纯真却禀受于自然,出于自然也就不可以改变。所以圣贤的人总是效法自然看重纯真,不受世俗的拘束。

在看护自己纺车时,二丫头表现得一派天真。因为是个乡下丫头,不懂规矩,也就不知道惧怕。看到别人动纺车,她急忙跑过来乱嚷。当宝玉说想试他一试,又显出二丫头的善良本性,主动为宝玉做样子。好一个乡下野丫头,粗鲁之中又有温柔体贴,纯真自然的天性表露无遗,让人回味悠长。

二丫头这个形象,更好地衬托出宝玉的至情。宝玉的至情,注重心灵的沟通,真心的交融,天然的回归,抛却世俗的束缚与压抑,追求情爱的张扬与自由。对乡下的房舍、农具,宝玉有强烈的兴趣;对乡下灵巧质朴的村姑,宝玉有懵懂的爱恋。这样的至情,正是宝玉这个艺术形象熠熠生辉所在,也正是《红楼梦》这部小说的伟大所在。

这里,还有一个人物值得注意,就是秦钟。秦钟在此处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我想,秦钟看待二丫头的目光是极其低俗的、色情的、下流的,与宝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姐姐发丧,他理应悲痛万分才是,却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实在丑陋不堪,风流无耻。在馒头庵,他强奸智能儿,也就不足为奇了。于宝玉见二丫头一个小情节,可见曹雪芹写情,臻化镜矣。

二丫头之真,天然纯真,不着雕饰,保持可贵的童心。这应当启示我们:无论经历怎样的风吹雨打,内心还是要有一点“真”,让人生之路多一抹温暖的亮色。

这正是:

乡野村姑二丫头,

不拘礼俗性天真。

声色犬马名利过,

人生在世贵童心。



本文首发于以下公众号:




首页 - 红楼梦学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