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读红楼】读红楼,看奢侈,思衰落

摘要: 任何事物发展都是有因有果,事物发展讲究的是过程,所以衰落也给世人以警醒,水满则溢,物极必反,不论治家还是治国都要讲求一个“度”。曹雪芹的《红楼梦》留给世人的不仅仅是一部作品,更多的是文字背后的警醒。

10-02 02:03 首页 红楼梦学刊


作者:深圳市新安中学高中部高二(13)班  钟琪

摘要:《红楼梦》中运用大量笔墨对贾府的衣食住行等方面进行详尽的描写,本文将主要从贾府的衣食住行中分析其奢侈,以及日后衰落的原因。

关键词:《红楼梦》;衣食住行;衰落原因 

《红楼梦》可以说得上是一部写生活的百科全书,其中有众多的衣食住行的生活场景的更替,以此也能更加真实地反映大家世族的兴盛与衰落。下面,我将主要从贾府的衣食住行中分析其奢侈,以及日后的衰落的原因。

一、看奢侈

(一)衣之奢

《红楼梦》中出现的服饰总能让我不禁遐想和眼前一亮。这其间的服饰不仅颜色搭配得当,并且你还能从人物的衣着中揣测出着衣人的性格特点和其服饰的奢华,以及作为贵族家庭的财富以及地位。

在《红楼梦》的第三回:“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这是侧面描写,通过黛玉的口描述王熙凤的服饰,显示贵家大族的身份以及服饰的奢侈。

先来看看王熙凤此番打扮所用到的饰品——金丝八宝攒珠髻:这是一种假髻。约起于汉晋,明清时妇女仍有用为装饰。金丝八宝,即以金丝制成的宝珠、方胜(相连的菱形,喻连续不断)、磐(乐器)、犀角、金钱、菱镜、书本、艾叶(又称蕉叶)等八种佩饰。攒珠,指用金丝穿绕珍珠,假髻嵌宝穿珠,做成固定式样,用时戴上,清代南方扬州地区贵族妇女戴髻风尚颇为流行。朝阳五凤挂珠钗:钗,古代妇女所用头饰,状如长叉,系于髻侧。朝阳五凤挂珠即一支钗上分出五股,每股一支凤凰,作朝阳之态,口衔珠串。赤金盘螭璎珞圈:二种金项圈,以赤金累丝绞成,前有盘绕螭纹样,下垂璎珞(即珠玉联缀起来的饰物)。螭,古代传说中的无角龙,性好望。这种项圈是硬圈,后有活口,带在衣外,面状不大。豆绿宫绦:指宫廷所造或仿宫样织造的豆绿色的丝带,多用于束腰,垂下的绦头上往往打结或挂佩,以贴压裤、裙。双衡比目玫瑰佩:即“宫绦”垂头上系挂的佩饰,以贴压裙幅。衡,佩玉上部的小横杠,用以系饰物。玫瑰,玉色;比目,玉佩形状,比目鱼形,取意与“鸳鸯”同。要言之,这是用玫瑰色的玉片雕琢而成的双鱼形的玉佩。

再来看看王熙凤的服饰——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裉,俗谓衣缝。窄裉可以显示身材纤细,故后文称凤姐是“身量苗条”。洋缎,即倭缎,旧时为日本造,传入中国后,福建漳州、泉州等地仿造,质地渐次。大红,色泽。缕金百蝶穿花,指用金线在缎料上绣成百蝶穿花的图案。缎绣在清代是帝王贵族专用品,顺治三年定:“庶民不得用缎绣等服,满州家下仆隶有用蟒缎、妆缎、锦绣服饰者严禁之。”可这贾府可非寻常之家,凤姐也并非等闲之人,故得服用这类缎绣。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银鼠是一种名贵的裘皮,《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云:“银鼠真者色微黄,奇贵。”石青是衣面料的色泽。五彩刻丝,是以彩色丝线用刻丝工艺在衣面上织出图案(刻丝,如雕镂之象,所织图案并不凸出)。翡翠撒花洋绉裙:洋绉是一种极薄而软的平纹春绸,微带自然皱纹。翡翠,指染色,即翠绿色。撒花,指纹样,即在绸缎上用散碎小花点组成的图案。

这是王熙凤第一次出场,气场十足,不仅展现了她自身的魅力,还显示她在荣府的当家人地位,并从以上的分析中都可以看出服饰质地的名贵、饰品搭配的细腻精致;从头到脚,无一处不展现一个贵族家庭地位的崇高,其间花费的奢华无度,就连是小小的饰品上也要刻龙画凤的,以此来表示权贵,这不免令人心神一怔,这穿衣打扮就如家常便饭一样的不能小觑,且做此番打扮又不知需花费多少白银。

(二)食之奢

据统计,《红楼梦》提及的美食多达186种。不仅要好吃,名儿也叫得雅,例如碧粳粥、香蕾饮、木樨清露、玫瑰清露、莲叶汤、菱粉糕、茄鲞、螃蟹小饺儿、天安茶、老君眉、糟鹌鹑、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鸭玫瑰露、茯苓霜、惠泉酒、女儿茶等的名字都高雅的不得了。可想其中花费的人力物力还是不能少的。在《红楼梦》第四十一回:

贾母笑道:“你把茄鲞搛些喂他。”凤姐儿听说,依言搛些茄鲞送入刘姥姥口中,因笑道:“你们天天吃茄子,也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刘姥姥笑道:“别哄我了,茄子跑出这个味儿来了,我们也不用种粮食,只种茄子了。”众人笑道:“真是茄子,我们再不哄你。”刘姥姥诧异道:“真是茄子?我白吃了半日。姑奶奶再喂我些,这一口细嚼嚼。”凤姐儿果又搛了些放入口内。刘姥姥细嚼了半日,笑道:“虽有一点茄子香,只是还不像是茄子。告诉我是个什么法子弄的,我也弄着吃去。”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了,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

这茄鲞的做法,还真的就如王熙凤所述的那般复杂。我搜寻了当今茄鲞的做法如下——准备主料:茄子、斑鸠肉。配料:桃仁、杏仁、腰果、榛仁、松仁、榄仁、花生仁、莲子、板栗等。以及调料:花生油、糟酒、鸡油、酱油、盐、糖、水淀粉、鸡精、清汤、葱姜等。真的要做的话,想想光是这些材料你就得采购好些时间和花费你不少的金钱。然后你还得耐着性子将茄子削皮、切片,用刀将茄片切成方形,再切成均匀的小骰子丁状备用,将斑鸠肉用水洗净,沥干水份,用刀轻轻拍松,剞上花刀,再切成小骰子丁状备用,要将各种干果去皮用油炸酥脆……最后颠翻几下,出勺覆盖在茄丁上即成。光是看着,我就觉得工序复杂。不过贾府钱权具有,要吃好吃的那当然是要用最好的,在各种佐料相互作用下,使得它色香味俱全,更加激发人的食欲。当然,造价可也一定不菲,花费的人力物力也一定不少,为了吃这么一道菜,付出的白银也一定不少。这当中也有一定显摆的成分,也就这么一道菜引起了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的摇头吐舌,默念“阿弥陀佛”;也就这么一道菜,要十来只鸡做配菜,对于这贵族当然是没什么大不了,但对于一位农村人来说,这一道菜,可以换来他们的几十顿饭,由此看来,实在是太过奢侈了。

(三)住之奢

何其芳说:“(《红楼梦》)是一个人工建成的大观园;但在它的周围却或远或近地、或隐或显地可以看到村庄和城郭,群山和河流,并非一个孤立的存在;而在它的内部,既是那样规模宏伟,结构复杂,却又楼台池沼以至草木花卉,都像天造地设一样。”正如何其芳先生所说,贾府建造的大观园是规模宏伟、结构复杂的,犹如天造地设一般。本文仅浅析大观园的占地面积,以一斑而窥全豹。

《红楼梦》从第十六回就开始了大观园的建造,到第十七回建造完成。书中是这样详细描述的:

老爷们已经议定了,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造省亲别院了……正经是这个主意才省事,盖造也容易;若采置别处地方去,那更费事,且倒不成体统……次早贾琏起来,见过贾赦贾政,便往宁府中来,合同老管事的人等,并几位世交门下清客相公,审察两府地方,缮画省亲殿宇,一面察度办理人丁。自此后,各行匠役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全亏一个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一一筹画起造。(第十六回)

园内工程俱已告竣……(第十七回)

这两段文字介绍了大观园的面积为“三里半大”,那么,“三里半大”究竟是有多大呢?据杨浪先生考证,清乾隆年代的一市里就等于现在的一市里。又据曾保泉先生《寻得桃园好绘图》一文所考证:“李慈铭《越缦堂读书记》引刘逢禄《礼部集·古今百里考》一条:‘古者三百步为一里,唐宋三百六十步为一里,自明至今,皆依唐宋,大于古六十步。古一步六尺,今一步五尺……。’根据这一条所说推算,三里半合1890 米。”又,曾厚章所编之《中外度量衡币通考》引康熙间御制《数理精蕴》所定度制为:“‘是为工部营造尺(颁之各省亦曰部尺),部尺十尺为丈,十丈为引,十八引为里,以至天度地亩莫不以是为测量之准’,以此来推算……三里半也恰整合1890 米……”但又由于贾蓉他们丈量时,原有的墙垣楼阁等建筑尚未拆去,又有会芳园内树林水流等妨碍操作,丈量的准确性难免受到了影响。照此计算,大观园的理论面积是80万到120万平方米左右。我们又假定大观园的各条边不一定是直线,而是不规则的曲线。因此,我们不妨对此面积再来个七折,则大概在56 万到66 万平方米左右,折算成地积,就是840 亩到990 亩左右。仅仅只是占地面积就已令人咂舌不已了。再加上为了接待元妃好看,在大观园里又是采购各种古董文玩来摆设,又是采办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来饲养,又是彩排训练戏班准备唱戏。园子里面的美化亮化工程那也是做到极致:道路两边石栏上都装点上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园里的柳杏诸树均用通草绸绫纸绢作成假花假叶粘于枝上,而且每一株悬灯数盏;水池中也用螺蚌羽毛做成许多荷叶水草及凫鹭野鸭。就照这样子下去,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与之配套的上好物件来妆点,那看似小小的物件,价钱也一定不菲,更令人觉得穷奢极欲。但这对于贾府来说这偌大的大观园仅是为迎接宫里的女儿回家省亲顺便建的别墅罢了;也是,在他们看来元妃省亲可是显示自己家的财富地位的好机会,怎么能就此放过呢?就连游园的元春也觉得自己的父亲过于奢侈。“且说贾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第十八回)何况是在我这个看官看来。

(四)行之奢

酒足饭饱后出门游玩赏美景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消遣。在《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中详细描述了出门排场的宏大:“单表到了初一这一日,荣国府门前车辆纷纷,人马簇簇。那底下凡执事人等,闻得是贵妃作好事,贾母亲去拈香,正是初一日乃月之首日,况是端阳节间,因此凡动用的什物,一色都是齐全的,不同往日。少时,贾母等出来。贾母坐一乘八人大轿。李氏、凤姐儿、薛姨妈每人一乘四人轿。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然后贾母的丫头鸳鸯、鹦鹉、琥珀、珍珠,林黛玉的丫头紫鹃、雪雁、春纤,宝钗的丫头莺儿、文杏,迎春的丫头司棋、绣桔,探春的丫头待书、翠墨,惜春的丫头入画、彩屏,薛姨妈的丫头同喜、同贵,外带着香菱、香菱的丫头臻儿,李氏的丫头素云、碧月,凤姐儿的丫头平儿、丰儿、小红,并王夫人两个丫头也要跟了凤姐儿去的金钏、彩云,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还有两个丫头,一共又连上各房的老嬷嬷奶娘并跟出门的家人媳妇子,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就连出门也不忘显示自家身份,也不忘提醒行人贾府的有钱有势,出门乘车骑马,带上的丫鬟也不在少数,乌压压的占了整条街那应该是常有的事,且每经过一处必定引起阵阵的轰动。钗黛二人坐“翠盖珠缨八宝车”,“珠缨”喻指晶莹成串之物;“八宝车”是指一种镶饰华丽的车子。坐着华丽的车子,一路上有侍女的伺候,真的是无忧无虑,过得和神仙一样的好日子。

再来看《红楼梦》中的第十三回。此回主要的是讲述为秦可卿操办丧事。在这事儿上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啊!“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请来诸多法师为秦可卿念珠诵经、超度,这期间花费的白银也得上百两吧,请来如此多的法师吃穿住行的安排,估计要是在平常百姓家也是够呛的,但是正因为贾家是有钱有势的贵族,所以对于这些花费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再多一毛罢了。贾珍对此事可谓重视,毕竟他心中对于秦可卿也是有情的——“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作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在还封在店内,也没有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使罢。’贾珍听说,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赞。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为秦可卿选取上好的棺木,虽然这做法就连贾政也觉得有些过了头,但是贾珍哪里管过不过头啊,为自己心爱的女子送行必定要用最好的,花再多钱也是必要的。还花一千五百两将其封为“龙禁尉”,出殡队伍也是浩浩荡荡的,实为奢侈至极。为逝去的人花费如此之多,她难道还看得见吗?她难道还能活过来吗?

二、思衰落

从上述日常的衣食住行中我们不难看出其贵家大族的铺张浪费,用之无度,奢侈无道,以及其极端的形式主义,只注重于外表的光鲜亮丽,其表面上“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盛况,殊不知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正是由于“身后有余忘缩手”,在这种奢侈没有得到及时制止的情况下,导致贾府的经济日益亏空,也导致了最后的抄家。其实一早就有人预言了贾府迟早会走向衰落,秦可卿在死前就托梦告诉王熙凤:“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可是,王熙凤也只是听了而已,并没有从自身做起,也并没有劝诫家里人要注意吃穿用度的量,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奢侈,所以日后的出现的衰落也并不足为怪。再来看第五十三回:

贾蓉等忙笑道:“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心,他也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顽意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笑道:“所以他们庄家老实人,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

这里也表明贾府化巨资修建大观园其实已经虚空了家底,但是在接待及礼尚往来方面又不能将就省俭,仍然出手大方强撑门面,他们把那银子都花得淌海水似的;就连贾蓉也说,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可想而知元妃省亲一次花费的银两一定不少。在贾府被抄家之前,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时探春就说出这样的话,给予贾家一个家族已经衰败即将面临抄家的警示:“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可由于前期的过奢,以至于造成了无法补救的机会,工程量太大,再由于已经习惯了荣华富贵的生活,要改变也必定是件难事。于是造成了最终的抄家局面——西平王慢慢的说道:“小王奉旨带领锦衣府赵全来查看贾赦家产。”从中不难得出一个世人都知道的道理,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引起质变。由奢侈到衰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也不禁让我想起诗人杜牧写的《阿房宫赋》中的句子:“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也正是由于秦统治者骄奢淫逸,滥用民力,认为一切都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切都能如他所愿一般,致使农民起义,一举亡秦,这是历史留下的教训。那再来看贾府所处的时代,由于统治者将皇权高度集中于中央,又大力实行思想专制,导致人的思想以及认知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缺陷;只知一味的追求功名利禄,提高自身对于物质的需求量,为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才出现大量的享乐主义者和形式主义者,也正是如此,社会拜金主义大肆盛行,也就造就很多的家族开始挥霍无度,而这不也是如秦一般的奢侈吗?那再来看看当今社会存在的腐败现象,不正是因为个别的官员中饱私囊,压榨百姓,满足个人私欲所造成的吗?虽说贾府只是大国中的一小家而已,一个地区也只是大国的一部分而已;但国是由千万家与各部分地区所组成的,一个统治者的奢侈无道会致使国的灭亡,那一个贾家的奢侈无度也必定造成其整个贾府氏族衰落,那也必定加速一个社会的灭亡。

三、结论

《红楼梦》中贾府的衰落只是当时社会衰败的一个缩影,而我更多的叹息和伤感是它们的衰落,但万幸的是发展的实质是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灭亡,正是由于有它们的衰落和灭亡,才催生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个新生政权的诞生。但又明白任何事物发展都是有因有果,事物发展讲究的是过程,所以衰落也给世人以警醒,水满则溢,物极必反,不论治家还是治国都要讲求一个“度”。曹雪芹的《红楼梦》留给世人的不仅仅是一部作品,更多的是文字背后的警醒。

参考资料:

1. 读《红楼梦》看贾府中人的奢侈消,作者李宗茂。

2.《红楼梦》专题学习课程指南之三,新浪博客“吴泓工作室博客”。

3.《红楼梦》专题学习课程指南之二,新浪博客“吴泓工作室博客”。

4.《红楼梦》经典评价集锦(附封面集锦),新浪博客“吴泓工作室博客”。

5. 凤姐的服饰“俗气”吗?作者吴泓。

6.《红楼梦》里的宁国府、荣国府和大观园有多大?“知乎”网: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552513 


推荐老师点评:

日本的一位企业家就新产品开发说过这样一句话:“重新组合就是创造。”这表面上看来是“重新组合”,却也表现出创作者心中早已有的独特的构思和设想。没有了对“新产品”先前的构思和设想,又何谈后来的“创造”呢?这篇习作的作者也是这样,阅读研究《红楼梦》,她对其中的“奢侈”有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和深刻的思考,想到了“奢侈”与家族“衰落”的必然联系,于是便逐步地构思行文。而最能体现行文用心的地方就是“看奢侈”这四部分的全面规划:即“衣食住行”每一部分的资料引用都非常经典,每一部分都能充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结构框架搭建起来也显得完整、合理和匀称,显示出作者的认真和用心。不足处是“思衰落”部分的论述显得不够深入和充分。

——深圳市新安中学高中部 吴泓





首页 - 红楼梦学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