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最讨厌的下属,有你没?

摘要: 赢不了,你就会输得很惨。

10-12 17:10 首页 百万传说
1

哎呀,看到领导二字就感到好紧张!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他们,从而影响到自己的衣食饭碗,恐怕大多数职场朋友都有这样的感受。毕竟,在现实生活中,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或像朋友似的领导不多。悲伤的是有部分朋友不得不每天面对变态的、偏执的、脏话连篇的、他不下班你就不能下班的领导,甚或睡觉前给你发任务喊你当晚要搞定的领导。如果你不幸拥有上面提及的领导,是不是觉得每天都提心吊胆、神经紧绷,甚或内分泌失调呢?是不是很想大哭一场呢?


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哭过以后怎么办,辞职、撂挑子、还是继续忍辱负重的工作?所以,对吃瓜群众来说,有一个好相处、好沟通的老板、领导、上司,成了广大职场朋友的殷切期盼与渴望。

说了那么多,言归正题。今天要给大家聊的是《红楼梦》里的职场关系,探讨的主要内容是新任南京市(金陵)市长和下属吏员之间的关系。小说里对二人的职场关系叙述主要是围绕一桩人命旧案如何判决的问题展开的。本来,这桩人命案子案情并不复杂,只是因为牵扯到金陵的豪门大族、达官贵人,故前任市长撂挑子走人了(这破案率放到今天是不是考核不合格?),把烂摊子甩给了新来的市长大人。在下属门子的热心帮助下,新任市长顺利摆平了这桩棘手的人命官司,躲过了有可能再次丢官的劫难。这样的大恩大德,性命再造,为何贾雨村不心存感激,反而还借机将下属门子发配边疆充军呢?难道真是大恩如大仇吗?他们的职场关系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呢,才会导致上司视下属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呢?


通过梳理,原来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小说写道:当贾雨村刚到南京上任市长时,便有人来告人命官司,人命官司不仅在现代,在古代也是十分重要的刑事案件。妥善解决人命官司,将罪犯绳之以法,事关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安定,所以,历代封建王朝都十分重视对命案的立案、破案,并常派御史到地方审查命案卷宗,以防出现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现象。毕竟,政府的公信力关系着民心向背。因而,当贾雨村听说出了人命案子却没人管的情形时,相当愤怒,立马就通知警察赶紧在规定时间内将罪犯缉拿归案。正当他下命令时,他的助理下属(俗称门子)使劲递眼色阻止他那样做。于是,二人就因甄英莲被拐卖而打死人的刑事案件而相互认识、相互切磋、尔虞我诈、斗智斗勇,两人的关系由此而展开,上演了一出精彩的折子戏。通过这件案件判决前后的交手,我们发现,门子在与贾雨村的职场关系中,触犯了以下几个方面让上司不可容忍的错误:

2

第一,不能以起底上司的出身作为巴结或拉近关系的资本。一般人通常以为,用别人的籍贯、出身、身世跟人容易套近乎,但一定要注意一个关键点:千万不要拿别人的不好出身来聊天套近。否则,一出手就注定着失败的结局。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出身不好的人,一般内心深处都有自卑的心理,会忌讳人家说破自己的低微的出身。当着众人提及,更是让人尴尬、窘迫。比如历史上秦末农民起义的陈胜,年轻时给人耕田时对伙伴们说:“苟富贵,勿相忘”。但真等陈胜起义称王以后,以前的一些小伙伴来投奔他时,他却把人家咔嚓了。据说,咔擦的原因是贱民出身的小伙伴经常向陈胜的部下讲下陈胜的段子。好歹也是王,怎能容忍别人来巴拉巴拉他过去不光辉的出身呢。再比如朱元璋,由于和尚出身,就特别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提及和尚、光亮、秃顶等字眼,以为在故意侮辱他。凡不知趣提及那些字眼的,一律都被他咔擦咔嚓了。


小说中,作为下属的门子一上来就犯了这个严重的错误,不但用贾雨村葫芦庙的出身敲打他,而且说话语气傲慢(甲戌本评说:刹心语,自招其祸,亦因夸能恃才也。),顿时让贾雨村表示很震惊、很尴尬。贾雨村心想:老子好不容易考中进士洗掉了低贱的身份,东山再起成为了南京市市长,你一个小屌丝、小喽啰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说老子葫芦庙的事。此时,雨村的心里估计是抓狂的,但是情绪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小说这样写道:


门子笑问:“老爷一向加官进禄,八九年来就忘了我了?”雨村道:“却十分面善得紧,只是一时想不起来。”那门子笑道:“老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把出身之地竟忘了,不记当年葫芦庙里之事?”雨村听了,如雷震一惊,方想起往事。原来这门子本是葫芦庙内一个小沙弥,因被火之后,无处安身,欲投别庙去修行,又耐不得清凉景况,因想这件生意倒还轻省热闹,遂趁年纪蓄了发,充了门子。雨村那里料得是他,便忙携手笑道:“原来是故人。”又让坐了好谈。这门子不敢坐。雨村笑道:“贫贱之交不可忘。你我故人也,二则此系私室,既欲长谈,岂有不坐之理?”这门子听说,方告了座,斜签着坐了。

作为下属秘书的门子,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心巴结领导,却在没了解清楚贾雨村奸雄性格的情况下,轻率出击,无异于一开始就将底牌亮给了别人,而对别人的底牌却一无所知。骄傲的门子自以为跟贾雨村是贫贱之交,还有意在贾雨村面前说起这桩命案中的女主角的身世,大有试探贾雨村面对恩人甄士隐女儿落难时的态度。处处戳领导的软肋,还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吗?这样无礼且不知趣的下属,领导会留你在现岗位很久?


果然不出所料,最后门子的下场很凄惨。小说这样写道:“雨村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的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业,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他才罢。”

3

第二,不要以老员工的姿态提醒或“教育”新任领导要懂官场政治生态。贾雨村刚到南京任市长,下属秘书就以老员工的傲慢姿态向他恐吓道:金陵官场政治生态,你知晓么?贾雨村说,我真个不了解这里的官场生态。下属秘书说:不懂南京的官场政治生态与关系,恐怕不是官做不长久那么简单,还有可能掉脑袋哦。好吓人啊,赤裸裸地恐吓。

小说原文写道:雨村因问方才何故有不令发签之意。这门子道:“老爷既荣任到这一省,难道就没抄一张本省‘护官符’来不成?”雨村忙问:“何为‘护官符’?我竟不知。”门子道:“这还了得!连这个不知,怎能作得长远!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所以绰号叫作‘护官符’。方才所说的这薛家,老爷如何惹他!他这件官司并无难断之处,皆因都碍着情分面上,所以如此。”一面说,一面从顺袋中取出一张抄写的‘护官符’来,递与雨村,看时,上面皆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谚俗口碑。其口碑排写得明白,下面所注的皆是自始祖官爵并房次。石头亦曾抄写了一张,今据石上所抄云: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籍住者十二房。)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房分共十八,都中现住者十房,原籍现居八房。)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都中二房,余在籍。)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


不懂南京官场错综复杂的裙带关系会掉脑袋?新来乍到,下属就这样恐吓新任上司。如果说门子只是想借机巴结新来的领导,才有意提醒、教育贾雨村要了解当地的潜规则的话,那么,他的说话的语气、态度、用词和方式就太直接生硬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小小下属门子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教育自己的上司要懂政治规矩,要学会徇私枉法。你说再有修养的上司是不是心里也鬼火冒?这样跟领导说话叫懂政治么?好歹贾雨村是国家公务员,你门子不过是政府聘用人员而已,俨然忘记了自己的非体制内身份。门子看起来好像很懂官场,其实,不但不懂政治,而且还不懂沟通与语言的艺术。门子的行为,不是自取其祸么?!

4

第三,不要自作聪明替领导决策,这是最让领导讨厌的工作作风。领导之所以是领导,必然有过人之处,有让下属值得学习的地方。作为下属,领导让你帮其出谋划策时,是让你提出方案,不是让你代替他做出决策。然而贾雨村刚刚到任南京市长,一个文化不高,职位低下的秘书就要在他面前显摆自己的能耐。


当贾雨村想听听门子的意见时,门子毫不犹豫地讽刺道:“老爷当年何其明决,今日何反成了个没主意的人了!小的闻得老爷补升此任,亦系贾府王府之力,此薛蟠即贾府之亲,老爷何不顺水行舟,作个整人情,将此案了结,日后也好去见贾府王府。”在这个人命案中,门子既讽刺贾雨村没主意,又揭贾雨村能复出做官的背后根由,贾雨村表示犹如芒刺在背。小小门子,一个当年葫芦庙的小沙弥,还俗后竟比普通人更还痴念于世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阿谀逢迎,不但给贾雨村来了个当头棒喝,而且急不可耐地合盘托出了让贾雨村不容拒绝的判决方案。你这是逼宫夺权还是想操控领导,让领导心理如何着想?

门子道:“小人已想了一个极好的主意在此:老爷明日坐堂,只管虚张声势,动文书发签拿人。原凶自然是拿不来的,原告固是定要将薛家族中及奴仆人等拿几个来拷问。小的在暗中调停,令他们报个暴病身亡,令族中及地方上共递一张保呈,老爷只说善能扶鸾请仙,堂上设下乩坛,令军民人等只管来看。老爷就说:‘乩仙批了,死者冯渊与薛蟠原因夙孽相逢,今狭路既遇,原应了结。薛蟠今已得了无名之病,被冯魂追索已死。其祸皆因拐子某人而起,拐之人原系某乡某姓人氏,按法处治,余不略及’等语。小人暗中嘱托拐子,令其实招。众人见乩仙批语与拐子相符,余者自然也都不虚了。薛家有的是钱,老爷断一千也可,五百也可,与冯家作烧埋之费。那冯家也无甚要紧的人,不过为的是钱,见有了这个银子,想来也就无话了。老爷细想此计如何?”


贾雨村中进士之前,就自视甚高,曾经故意在甄士隐面前吟咏了牛逼哄哄、气势不凡的诗歌:

         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贾雨村说:“非晚生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只是目今行囊路费一概无措,神京路远,非赖卖字撰文即能到者。”这么傲娇,这么自视甚高,后来又中了进士,至少可以说他在文章造诣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没想到面对自己的新任领导时,这个小沙弥出身的门子不但替领导决策,还不懂礼貌地教起贾雨村判案时话该如何如何讲,细节如何把握,当你的领导是无能加白痴么?领导新来南京做官,可能是对当地的政治生态不了解、不熟悉,想让门子提点提点一下。问题是:领导是让你指点,而不是让你指指点点。权力怎么能假手于人?替领导决策,不仅冒犯领导的权威,还是对领导智商、智慧的一种侮辱。心气老高的贾雨村怎么能够忍受下属这样跟自己讲话,还能一起愉快玩耍吗?

5

第四,要想与上司和平相处,关键在于实现双方利益平衡。在组织结构中,上下级关系乃是岗位设置的需要。上司需要下属干活,特别是能干的下属,谁都不想做光杆司令。同时,任何一个职员,都希望自己的上司或老板能够人性化一点,有情有义一点,并且能够栽培和提升自己的职位。说到底,二者关系的本质是岗位利益关系,二者是相互需要,相互依存的。


在以岗位为纽带的上下级关系中,领导与下属要想和平相处、和谐共存,就必须要在利益方面实现平衡。这里的利益平衡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岗位利益平衡。就是说领导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仕途,还要为下属争取钱途和前途。打仗靠的是士兵,如果领导不懂得T恤下属,下属就不会积极工作,甚至导致下属拆领导的台。二是灰色利益平衡。如果领导自己一天到晚到处非法捞钱、谈恋爱,作为下属的却没有利益均沾,迟早要被下属举报翻船。做上司的要学会将下属捆绑在一条船上,船才能平稳。同时,如果做下属的掌握着上司的过多隐私秘密,甚或不时利用手中掌握的材料挟制上司,上司却找不到下属的过错来掌控下属,天平朝着有利于下属的方向倾斜,这是一种危险的利益失衡现象。对上司来讲,有如此下属,如芒刺在背,最终是要千方百计将这颗刺拔掉的。这样的例子,在现实社会中还少吗?


在《红楼梦》里,贾雨村和门子的上下级关系就处于第二种利益失衡的状态,作为下属的门子不仅掌握着上司贾雨村低贱的出身和复出做官的秘密,还时不时扒出来戳下上司软肋。更让贾雨村不能忍受的是,作为下属门子掌握着他对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见死不救、忘恩负义的秘密。下属占据着道德高地,而贾雨村却掉进了道德洼地,被人俯(抨)视(击)。最为关键的是,作为下属门子全程参与了这桩人命案的侦破、判决,一清二楚地掌握着贾雨村为巴结贾家,纵放凶手,徇私枉法的黑幕。新来乍到,下属就掌握着自己的诸多致命的秘密,谁能保证下属不向其他人传播呢?而对贾雨村来说,没有什么有利的手段可以控制门子不给自己添乱。自己的命运竟然时刻被小小下属牵制,如果哪一天门子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他只要在贾雨村面前委婉地敲打敲打,就够贾雨村喝两壶的。


下属经常性地把领导搞得惶惶不安,会有什么好结果吗?反之,道理依然。所以,不要动不动就搞零和博弈,玩你死我活的疯狂游戏。赢不了,你就会输得很惨。


本文系《红楼情殇》系列第12波。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2017年7月1日于武昌南湖。

生命有限,只读经典


百万传说 ∣只读经典的公众号


微信号ID:baiwanchuanshuo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首页 - 百万传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