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一个贵族少女寄人篱下的悲惨人生

摘要: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10-10 12:24 首页 百万传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列夫·托尔斯泰


《红楼梦》里,有一个少女的处境与生活总是让人为之揪心,她就是林黛玉,她从小就寄养在外婆家里,遭受着各种风言风语和下人的白眼。《红楼梦》第二十七回《葬花词》中,林黛玉吟唱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她在贾府真的受着白眼、歧视,甚至压迫吗?事实果真如她的诗词中说的那样吗?让我们一起来揭开这个谜底。


01

首先,要从林黛玉进贾府说起。小说第三回中,林黛玉的父亲对贾雨村说:“天缘凑巧,因贱荆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前已遣了男女船只来接。”黛玉母亲虽然不幸去世,但是父亲还在,养育应该不成问题,要是贾母不是真心疼爱黛玉的话,何以专程丫鬟、婆子们去接呢?若读者认为这只是形式,那带口信让林如海自己送去岂不更省事?何苦劳师动众。小说写到黛玉拜见贾母时的情形:“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贾母不像王熙凤会演戏,所以贾母是真可怜、真疼爱她这个外甥女。贾母说的一段话便是明证:“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今日一旦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贾母是荣宁两府的老祖宗,是封建家长,是最高权威,她疼爱黛玉,家里其他主子敢另眼对待林黛玉吗?当然不能。从侧面来看,连在荣国府可以翻云覆雨的执行总经理王熙凤面见黛玉时都得十分恭维和赞美,她说:“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这句话说明两点:第一点,贾母确实是经常在挂念着黛玉的。第二点,说明黛玉此来贾府并不将她当外人看待。而且,王熙凤还提前为黛玉准备好了布料做衣服。最后,贾母亲自安排黛玉跟宝玉同住一套间,服侍黛玉的丫鬟、婆子就有十来人,宝玉是贾母的最爱,黛玉跟宝玉住在一起,可见贾母对黛玉的爱之深。


02

其次,从贾母给宝钗做生日说起。有人会说,贾母出资20两银子给宝钗办生日,而且过生日的规模超过了往年黛玉的例,是明显冷落了黛玉。其实,这里有一个传统文化礼节在这里,可能是造成读者误解的原因。第一,黛玉是贾母的亲外甥女,已由贾府养育,现在跟宝玉同坐同寝,黛玉已经被当做家人的一份子了,而宝钗是王夫人的外侄女,同母亲、哥哥住在梨香院,她是暂时寄居在贾府的客人,既然现在客人在自家过生日,所以得尽地主之谊,像贾府这样的大家庭,小说中已经说了,他们做大小事都是讲礼、懂礼的,怎能让客人觉得他们无礼呢?因此,给宝钗那样隆重的生日是礼节的使然。第二,宝钗不是过十四岁,也不是过十六岁,而是过十五岁。王熙凤说:“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古代男子二十岁是弱冠之年,要举行成年礼。女子十五岁是及笄之年,即表示成年了,也要举行一定的仪式。既然十五岁表示成年,那么就表示可以婚嫁了,所以过十五岁的生日对女孩子来说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的。所以说,贾母让王熙凤扩大规模给薛宝钗过生日不过是传统礼节的缘故,并不能因此认为是宝钗地位上升,黛玉地位下降的体现。这种对待客人的礼节,也可以从小说第四十回、五十回、五十三回中关于薛姨妈的座次中看出。


03

再次,元春赐物独宝玉与宝钗相同是元春撇下黛玉将宝钗当做未来之弟媳看待的原因吗?小说第二十八回有这么一段话,袭人对宝玉说:“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大奶奶、二奶奶他两个是每人两匹纱,两匹罗,两个香袋,两个锭子药。”小说中写黛玉所获之物与贾家三姐妹一样,恰好说明元春已经将黛玉当做自家亲妹妹看待。而宝钗是客,所以格外恩赐,以示对客人的尊敬,所以,我认为这不能看做是元春要让宝钗做贾府接班媳妇的暗示。宝玉连十五岁都没有满,谈婚论嫁还早着呢。贾母在第二十九回说了宝玉命里不该早娶,贾母都没有发话,元春倒抢在贾母之前了?这次赐物的不同,连宝玉都不能理解,他笑道:“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这句话说明什么呢?说明林姑娘在贾府的地位与宝玉是并驾齐驱的,是得到大家认可的,因此,才会对宝钗这个客人所得到的赐物感到惊讶。


04

再再次,小说第二十九回写贾母一行人在清虚观打醮,张道士向贾母给宝玉说亲,贾母说:“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这席话表明她并不是一个势力的人,也说明了贾府娶媳妇并不是一双势利眼的要求要门当户对,贾蓉娶秦可卿便是一个明证。所以,贾母这番话实际上是在为黛玉做辩护、撑腰。贾母护着的黛玉,谁又自讨没趣的去要打击、歧视、冷落她呢?

05

 最后,小说第四十五回黛玉跟宝钗推心置腹有一段话,她说:“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眈眈,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黛玉已经说了,因她的病闹的天翻地覆,可是贾府的三大实权主子对她仍然没有厌烦和二心,跟黛玉平辈的都是一起玩的姐妹,谁又压迫她呢?那到底是谁对她虎视眈眈呢?她说了是底下那些服侍她的那些婆子。而这些婆子对连掌握实权的王熙凤和贾母的命根子宝玉都敢闲言碎语,何况黛玉呢。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黛玉在贾府并没有受到不公正待遇。

06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你举了这么多例子证明黛玉在贾府是受到恩遇的,享受主子地位的,那么,黛玉为何在自己的诗词里一再说“风霜刀剑严相逼”等等来说明自己的处境艰难呢?原因就在于作为孤儿的黛玉她小时候的生活遭遇,即父母去世,寄居他家造成了她内心强烈缺乏安全意识,由此便形成了她的多愁善感的诗人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性格也决定她的写作风格。在封建时代,没有自由恋爱的环境,男婚女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心性孤高的黛玉,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非常害怕自己将来被随便婚配给一个自己看不上的男人,对未来不确定的忧虑也造成她日日感觉都是风霜刀剑的日子。同时,文学语言不同于生活语言,可以有夸张的成分,这样可以起到渲染氛围的作用。综上所述,这就是为何黛玉笔下总是一片伤心凄凉的处境了。

本文写于2009年,有些观点可能有些偏颇。

欢迎评论并转发朋友圈。

生命有限,只读经典


百万传说 ∣只读经典的公众号


微信号ID:baiwanchuanshuo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首页 - 百万传说 的更多文章: